母校,我人生之路的起点(魏新尧 文)

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:2014-06-17浏览次数:13

 

母校,我人生之路的起点

 

魏新尧(电气78-2班)

 

 

 

 

 

1978324上午, 在杭甬铁路的一个乡村小站, 当一辆从宁波开往杭州的火车徐徐进站时, 站台上传来阵阵鞭炮声, 亲友们正在欢送一位即将踏上学途的青年,那就是我。

这种情景曾在1975年的某一天出现过, 同样是这个乡村小站, 同样是欢送高中同学去杭州读书, 但主人公不是我。那时候实行推荐上学, 尽管我19737月高中毕业了, 唯一去向是回乡服务农业。感谢党和政府,在1977年恢复的高考制度, 使我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有了重新上学, 选择学习和工作的权利, 我的路就此展开,我和母校的缘分就此产生。

学校派了一辆卡车到火车站接报到的学生, 学校在清泰门外的四季青公社: 校园不大, 有一幢教学楼, 我们的教室和宿舍都在此。我们电气78-2班男生寝室就是两个教室。那时我们或多或少都曾有农村生活的磨练, 都要老成些,没有家长和亲友送到学校的。每位学生能享受国家每人每月13元的奖学金,基本上每月家中只要再补助10-20元,生活就无忧了。

我们春季入学,学籍是二年半。 开始的中专学习生活还是新鲜有趣的, 学习紧张而有序, 课程设置基本是基础教育, 基础理论和专业理论教育。老师都有教育和丰富的实际工作经验, 课堂教育生动, 引人入胜。 当然学习也有枯燥无味的时候, 由于我们在小学、初中和高中阶段接受的教育是在10年文革时期,那时的教育质量可想而知,同学中的文化水平参差不齐,也给老师们出了不少难题。好在从第二学期开始, 学校组织我们实习, 从在学校学习钳工和电工开始, 到宁波庄桥互感器厂学习电气装配,再到德清和嵊县的水电站运行实习。尽管住在农家还要与跳蚤相伴,生活清苦,但学习生活仍然有声有色,特别是水库水电站周围大自然的美景,是我终生难以忘怀的。当时电视只能等到周六晚上在学校食堂的大厅里看,元旦晚上,大家都会看到零点后。我们吃饭是按小组分桌排座, 经常有大排肉, 同小组二位女同学常把大排肉贡献出来,成为我们男同学的加菜。杭州的夏天特别热, 临近期末考试时, 大家常常复习到凌晨后,取一张草席, 一个枕头和一条毯子,在房顶的露台上睡觉。

我在母校的学习生活于19807月结束,我被分配到浙江衢州化工厂,开始新的学习生活。